<menuitem id="go0i4"><ins id="go0i4"></ins></menuitem>
<noframes id="go0i4"><var id="go0i4"></var>
<progress id="go0i4"><span id="go0i4"><thead id="go0i4"></thead></span></progress> <noframes id="go0i4"><menuitem id="go0i4"><video id="go0i4"></video></menuitem>
<progress id="go0i4"><th id="go0i4"></th></progress>
  • 愈發清晰的軍旅記憶

      烏魯木齊訊(通訊員 張作強)人生雖然有很多選擇,但永遠是在線直播,再沒有重來的機會,而我卻很慶幸自己的人生旅途中有這樣的一段軍旅記憶,盡管很平淡、很平凡,17年的軍旅生活卻在簡單的重復中悄悄溜走。

      2002年7月,懵懵懂懂的我從湖北警官學院畢業后,未能成為一名警察,卻有幸加入了新疆邊防武警。至2018年底,我從一名年輕的刑事偵察專業的警校畢業生逐步成長為正營職中校邊防警官,實現了自己曾經“扎根邊疆、獻身邊防”的錚錚誓言,也展現了一名農家子弟個人不懈的價值追求,不懈堅守在維護邊境轄區安全與穩定的基層第一線,那時那刻,面對邊防武警改制,我決然地自主擇業放棄了自己為之堅守17年且曾經夢想干一輩子的軍旅生涯,從此便離開了邊防戰場,踏上了新的征途!

      我至今依然記得,面對邊境事務工作的時候,承受過很多的寂寞、孤獨、嚴寒,也有很多人告訴我們,遠離都市,面對群山、石頭和流水的時候,能待得住就是一種奉獻。而我們都在努力為營造一個更加和諧美好的邊境環境做出自己的貢獻,我應該是在曾經奮戰富蘊縣邊境地區的一畝三分地上做到了。

      17年的記憶,似乎越來越來清晰。初入阿勒泰地區某邊防派出所的那天,我清楚記得是2002年1月13日,我坐著上級單位去送新年慰問的小車,正常情況下只需要4個小時左右的,卻在路上走走停停了近10個小時,期間大雪下的已經把路面全部蓋上了,為了加快行進速度,和我同批下基層的戰友,直接下車走在路上作為引導,而湖北剛過來的我從來沒有見過那么大的雪,嚇得膽怯的都不敢下車,只是直愣愣的透過車窗看著外面紛紛揚揚的雪花。后面到達單位附近后,小車無法前行,只能徒步前往,我背著背包,拉著行李箱,走在僅有40-50公分寬的雪路上,要么就是人掉進旁邊的雪堆里,要么就是箱子掉進去,就這樣東一腳西一腳的花了十幾分鐘才走進略顯寒意的邊防派出所,當時的委屈也因為迷茫、孤寂、害怕而不敢顯露,直到八個月以后,我才第一次出山,已經成為了只要有一輛車就不敢過馬路、商店里面的所有東西我都覺得特別新奇的他們眼中的“傻子”。現在想來,那時候的心路歷程是怎么走過來的啊。

      我至今依然記得,并肩戰友的關心支持,駐地群眾的鼓勵配合,那些質樸、憨厚、簡單,仍然在時時刻刻浸潤著我的心田,讓我無論面對什么,都寧愿保持那份最初的純真,或許在別人的眼中依然是傻里傻氣,但我堅信這些都是值得的。

      17年的回味,讓人越來越振奮。盡管現在遇到了一些生活上的挫折,但曾經的經歷讓我依然自信而頑強的努力奮斗著。記得有次和戰友、護邊員們一起去邊境巡邏,順便帶著辦公電腦,給那些牧民辦理戶口,當時我就在山里呆了十四天,因為吃不慣,剛開始還能靠方便面、咸菜頂一頂,后面實在餓了,也開始跟著牧民一起喝奶茶、吃馕、吃博爾沙克等,到了半夜戰友把我喊醒起來吃手抓肉,后面下山回去后,領導為了犒勞我們說準備煮肉吃,已經嘴角上火的我直接說還是給炒幾個蔬菜、弄點米飯吃吧。還有一次,那時節牧民正在轉場回夏牧場,在查看巡邏途中,車陷進了沼澤地,山里已經快沒有人了,餓了喝河里的水,渴了也是喝河里的水,兩天一夜后,我們想盡辦法才從山里走了出去。冬天的大雪封山、封路,有些年還會遇到大雪封門,單位只有三五個人,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掃積雪,院子清理干凈后,就是把雪修正的橫平豎直,擺放成各種形狀。

      曾經的軍旅生活,越回憶越清晰,越回味越值得牢記。17年來,邊防派出所基層一線的那些點點滴滴,都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小事了,或許會有半夜蹲守在哈薩克族墓地邊的時候,或許會有邊境踏查大路上馬托人走的時候、也會有逼仄險峻山道人牽馬走的時候,更或許會有面對非法進入邊境管理區偷采藥材、偷挖礦石、手持兇器人員的時候,等等,就是這些平凡的勤務小事構成了我的整個軍旅生涯。

      一切的一切似乎已經離我越來越遠,又似乎就發生在眼前,回憶是美好的,愈發清晰的軍旅記憶將永遠激勵著我在新的征途上繼續奮勇前行。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