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go0i4"><ins id="go0i4"></ins></menuitem>
<noframes id="go0i4"><var id="go0i4"></var>
<progress id="go0i4"><span id="go0i4"><thead id="go0i4"></thead></span></progress> <noframes id="go0i4"><menuitem id="go0i4"><video id="go0i4"></video></menuitem>
<progress id="go0i4"><th id="go0i4"></th></progress>
  • 尹登明
    本站通訊員:尹登明
    中國鐵建二十一局集團三公司

    無悔人生架彩虹

    ——記中鐵二十一局三公司連續梁施工隊隊長殷盛林
    □記者 尹登明 通訊員 楊興智
            來自重慶綦江, 身高1.75米的殷盛林給記者的第一印象是穩重踏實,樸實無華。他用誠信的品格,三十年如一日,獻身橋梁建設事業,在共和國的版圖中,從南到北,由東到西都矗立著他的匠心之作。他傾力打造的一座座橋梁,跨越江河、山川,聯接南北東西,為祖國的交通建設事業奉獻了一顆赤子之心。
            1970年出生的殷盛林,雖已過了知天命的年齡,但他仍然壯心不已,繼續奮戰在橋梁施工第一線。
            殷盛林專攻橋梁施工,源自一起橋梁垮塌事件。趙州橋是一座普通的石拱橋,建成1300多年仍巍然屹立,而在科學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現代化的鋼筋混凝土橋梁發生垮塌事件卻為何屢見不鮮?
            1999年1月4日晚6時50分,震驚全國的重慶綦江彩虹橋,在使用了2年零322天后發生整體垮塌,造成40人死亡、輕重傷14人的慘劇和巨大財產損失。彩虹橋曾作為綦江縣的重點工程、光彩工程上過電視,并作為縣領導造福一方的政績見諸報端。然而,它在建成不到3年,卻閃電般地垮塌了。綦江彩虹橋由無資質的私人包工頭承建,掛靠重慶橋梁公司。該公司為了收取一點管理費,沒想到為企業帶來了滅頂之災。綦江彩虹橋垮塌后,重慶橋梁公司也隨即破產倒閉。此時,殷盛林是重慶橋梁公司的一名國企職工,距他1992年參加工作不到7年,作為一名橋梁公司員工,他感到了莫名的奇恥大辱。從此,他立下了誓言:要為國家建設高標準、高質量、讓人民放心的橋梁。
    殷盛林(左一)陪同項目經理郭雁(右二)檢查工地
            殷盛林的生日是農歷9月19日,傳說這一天也是觀音菩薩的生日。民間崇拜觀音菩薩的習俗濃郁,俗有“男拜觀音女信佛”之說。觀音菩薩心善,法力無邊,千手、千眼有通天功能,對眾生救苦救難,保佑平安,賜福消災。
            冥冥之中也許是機緣巧合,與觀音菩薩同一天生日、慈眉善目的殷盛林把修橋鋪路,當成積德行善和一生的事業來干。他帶領一幫民工兄弟以誠信開路,先做人,后做事。他在團隊管理中,融入中國鐵建先進的企業文化,秉承中國鐵建“誠信,創新永恒;精品,人品同在”的企業價值觀,干出了一項項優質工程,在業內享有良好的口碑,工程源源不斷。他干一行,愛一行,專一行,精一行,他的團隊尤其在連續梁施工中技藝精湛,獨樹一幟,成為了行業翹楚。
           殷盛林告訴記者,他親自施工的橋梁不下于30座,總長達到30多公里左右。他施工的橋梁除簡支梁外,側重斜拉索橋、連續梁、剛構等施工難度大,技術含量高的橋梁。
           在30年的筑路生涯中,殷盛林轉戰南北,在祖國廣袤的大地上,留下了一串串艱辛的腳印。
           2011年5月,殷盛林經人引薦,來到中鐵二十一局三公司成渝高速公路復線項目部,擔負福祿互通支架現澆梁連續梁施工,開啟了他在中鐵二十一局三公司的建橋歷程。此后,他參建四川簡蒲高速公路岷江特大橋、一帶一路通往老撾的云南玉磨鐵路四線橋連續梁、陜北神木336國道店張公路四支河特大橋連續梁、江西南龍高速全線最長的大阿大橋連續梁、成都地鐵資陽輕軌工程連續梁等重大項目,每一項工程都受到了業主和公司的好評。
           2014年8月,中鐵二十一局三公司中標上場簡蒲高速公路第十標段。在此前的成渝高速復線項目中,他與項目經理吳寶京有過良好而愉快的合作,這一次他又聚集到吳經理麾下,擔起了岷江特大橋施工的重任。
    四川眉山簡蒲高速公路岷江特大橋
           該項目地處眉山市東坡區、彭山區境內。主線全長4.84公里,總投資達5億元,岷江特大橋是全線重難點工程。
           岷江特大橋坐落在眉山市彭山區江口鎮附近,這里是明朝起義軍張獻忠沉銀處。2016年至2017年,國家文物部門在江口攔河考古,發掘了三萬多件文物和銀錠。明朝末年,清軍入關,一路南下四川,張獻忠見清軍來勢洶洶,自知不敵,便攜歷年積累的寶藏撤離成都,明朝守將楊展得知張獻忠要順岷江而下,就在彭山江口設伏阻擊。張獻忠部不習水戰,加上物資太多,楊展使用火攻,張獻忠遭到大敗,士卒、輜重基本丟盡,許多滿載金銀的木船沉沒江中,張獻忠不得已退回成都。在江口考古中,首次出水刀、劍、矛、鐵箭鏃等兵器。這些兵器和文物的出水,確認了張獻忠江口之戰的地點,是這一重大歷史事件最直接、最有力的證據。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